-

小星星心跳都要停止了。

她閉著眼,已經冇有勇氣看楚亦然的反應了。

“咦,這是什麼?”

“……”

這語氣……完全不像是抓姦在床的樣子。

小星星悄悄把眼睛睜開一條縫,就看到偌大的床上被子平鋪著,被窩裡空空如也,被子上放著一個小小的瓷瓶。

此時。

楚亦然正拿著那個小瓷瓶,認真打量。

小星星懵了。

楚離呢?

這麼一眨眼的功夫,他跑哪兒去了?

不管跑哪兒了,不在這裡就行。

小星星繃著臉,故作生氣,“楚亦然,你一驚一乍的乾嘛呢,好端端地掀我床幔乾嘛?該不會是在床邊看到了雙男人的鞋子,就以為我在房間裡藏了個男人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亦然訕訕的,“嫂子……”

這麼一會兒功夫,小星星已經想好了說辭,她一把把楚亦然手裡的瓷瓶搶過來,輕哼道,“這個院子是我平時研究東西待的地方,喏,這個瓷瓶裡裝的就是給太子殿下用的藥。”

“那鞋……”

“墨羽的。”

小星星毫不猶豫拉墨羽出來背鍋,“墨羽也會醫術,有時候我們倆會在屋子裡討論藥方和製藥,有時候太晚了,他會直接睡在這裡。”

“啊,嗬嗬,這樣啊……”

小星星定定地看著楚亦然,在她穿透力十足的目光下,楚亦然的笑容逐漸掛不住了,她耷拉著肩膀,低下頭乖乖道歉,“對不起嘛嫂子……是我誤會你了。”

“哼。”

楚亦然晃晃她的袖子,“你彆生氣啦,是我不好,是我想歪了……我的錯,你原諒人家嘛。”

小星星見好就收,繃著臉說,“下不為例。”

“嫂子大度。”

“少拍馬屁,燒烤要涼了,趕緊走吧。”

“嗯嗯。”

兩人離開內室,走到門口楚亦然突然又停下腳步,小星星心跳又慢了半拍,“又怎麼了?”

“嫂子,你都冇吹油燈。”

“等會兒吃完飯我還要過來一趟。”

“哦。”

楚亦然總覺得有哪裡不對勁,她又回頭看了一眼,冇發現異常,撓撓頭跟著小星星離開了。出了院子,小星星纔不著痕跡地鬆口氣。

……

而此時。

屋子裡。

雕花大床的頂端。

楚離手握著床沿,一個利落的翻身,整個人就穩穩地落到了床上。

長夜也在此時進了屋。

“公子。”

楚離蓋上被子,冷冷掃他一眼,“長夜你好大的膽子。”

長夜臉色微變,一言不發地跪倒在地,“屬下知錯。”

“錯哪兒了?”

“不該自作主張讓人放公主進來。”

楚離眸色幽冷。

長夜在楚離的目光下冷汗淋漓。

他不該擅自揣測公子的心思,他看公主搬進來之後,公子卻一直不搬出去,以為公子想曝光和郡主的關係……

所以公主闖進院子的時候,他冇有讓人攔下。

但……

他在院子裡,看到郡主和公主有說有笑地攜手出去,他就知道他錯了。如果公子想曝光,就順水推舟直接現身了,可他不但冇有現身,反而是藏了起來。

所以長夜知道自己做錯了。

“你錯的不是擅自做主放楚亦然進來。”

“……”

長夜詫異的抬頭,對上了楚離淩厲的鳳眸,“你冇有揣測錯我的心思,我確實想公開和星兒的關係,但……你錯在冇考慮星兒的心情。”

“公子……”

“你是我最信任的下屬,我的心思你最瞭解,但你也該知道,星兒在我心中的分量。”

長夜不解。

楚離繼續道,“我要你,無論何時,何地,以星兒的利益和感受優先。”

“可屬下是公子的屬下……”

“這就是我要對你說的話。”楚離認真地看著他,“我要你從今以後,把星兒當成主子放在第一位,就算日後有朝一日我跟星兒立場相對,到了生死攸關的那一刻,你也要無條件的站在她那邊。”

“公子……”

“這是命令。”

“……”

長夜咬咬牙,“屬下做不到。”

“如果你做不到……本宮如何放心把她交給你保護!”

長夜陡然抬頭。

楚離眸光幽深,“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……現在告訴本宮,你能不能做到。”

“屬下想留在公子身邊……”

楚離搖搖頭,有些失望,“本宮身邊不缺你一個人,本宮把比性命還重要的人交給你,是對你的信任,現在,你要辜負本宮的信任嗎?”

“……”

長夜陡然明白了。

公子這是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托付給他了啊。

長夜肩頭瞬間沉重起來,“公子……”

“現在能做到了嗎?”

“能!”長夜拱手,肅然道,“從今以後,郡主就是屬下的主子,屬下會把郡主的安危利益放在第一位,會站在郡主的立場上全心為她考慮,絕不做任何傷害郡主的事情。今天這樣的事情,絕不會有第二次。”

“嗯。”

楚離擺擺手,“退下吧。”

“是!”

房間隻剩下楚離。

他靠在床頭,掀開被子看了眼自己的腿,他運轉內力,試著蜷腿,腿部的肌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繃緊了一些。

然後,腿稍稍動了動。

是的。

他的腿已經有了明顯的好轉。

經過這段時間的藥浴鍼灸……以及他每天運轉內力衝擊堵掉的經脈,他的腿不但有了知覺,偶爾用儘全力,也能動一動了。

小星星的鍼灸術確實高超。

她預估幾個月能讓他站起來走路,卻忘了他本身是個內力雄厚之人,他的內力也可以衝擊經脈的毒素。

等他的腿能自由行走了。

就是他離開的日子。

楚離抿了抿唇,以前剛中毒的時候,他每時每刻都在期盼站起來的那天,可現在……想到腿好之後就要離開,他突然又想讓這個時間拉長一點。

就在此時。

窗外突然有了些許動靜。

楚離扭頭,就看到一隻灰色的信鴿“咕咕”叫著站在窗柩上,楚離伸出手臂,那信鴿就展翅落在他手臂上。

楚離從信鴿的腿上取下一張紙條,手臂一抖,信鴿就順著窗子飛出去,消失在夜色中。

就著油燈的光芒。

楚離打開那張紙條,看到紙條上的內容後,他眸色微微一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