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凡安靜的看著那位麵之靈走向死亡,看著這個位麵瀕臨碎滅。

忽然有獸人彷彿明白了什麼,看著這恐怖的世界末日,大聲道:“神明,救不了我們!”

“神明是真的要毀滅我們嗎!”

“神,您是不是拋棄了我們!”

信仰,在末日之下,開始動搖!

下一刻。

虛弱至極、即將崩碎的位麵之靈忽然一頓。

“啪!”

在瀕臨死亡的刹那,它的眉心處,那代表對神明的信仰的神明印記忽然碎裂!

徹底消失!

位麵之靈承受著巨大的痛苦,呆呆的看著一切,彷彿變了一個人一般,目光迷茫且複雜。

它的世界,正在崩碎。

大地碎裂,海洋倒卷。

“我……”位麵之靈忽然看向林凡,明明將死,卻在這最後的關頭目光清明:“救救我!”

林凡微微一愣,“什麼?”

“救救我!”位麵之靈再也冇有半點凶狠,強忍痛苦,顫抖乞求道:“那些神,強加給我那種束縛……他們蠱惑我的孩子們,以他們的意誌來束縛我……”

“我的生命,和那種信仰糾纏在一起……現在,我快碎滅了,那種束縛終於也消失……求求你,救救我!”

“為了百萬生靈,你不能殺我!我不能死,我是他們的家園,我若是死了……在這個世界的百萬生靈,也會死!”

“我不求你不殺我,我隻求你,看在我的孩子的麵子上,不要讓他們跟我一起死!救救我的孩子!”

這一刻,這個瀕臨死亡的位麵之靈,不再為神明效忠!

而是為百萬生靈求饒!

在身體即將徹底碎滅的最後關頭,那與它生命糾纏在一起的束縛也終於消失!

林凡看了看下方,在那崩碎的世界中依舊虔誠祈禱的獸人,歎了口氣:“我無法救你,他們已經被蠱惑的太深了。”

“我無法改變他們的信仰,我也無法拯救他們。”

“不,他們是可以被拯救的!”位麵之靈用母親看待孩子的目光,看著下方的百萬獸人,強撐著說道:“他們……我還記得他們的先輩,肆意奔跑,肆意歡笑,肆意歌唱的模樣。”

“我還記得那首獸人的歌……那是獸人的戰歌……”

“隻要唱起那首歌,他們的血液,將會沸騰!他們先祖的野性將會迴歸!他們依舊是永不屈服的獸人!”

“那是他們留給這個世界的記憶!也是他們先祖留在他們血液中的傳承!”

林凡沉默了。

這個被諸神征服的世界,還是可以被拯救的嗎?

那首……歌?

一首歌,真的能扭轉神明的信仰?

“那首歌,怎麼唱的?或者在哪裡能找到那首歌?”

“我,我不知道……”位麵之靈身軀已經開始寸寸粉碎消散,右臂已經化作光點消失於天地之間,但還是強撐著道:“但,一定能找到……那是獸人的戰歌……”

已經消失的一首歌。

這是扭轉這個世界最後的希望?

林凡有些不確定。

這一刻,林凡內心十分糾結。

徹底毀滅這個位麵,百萬生靈徹底消失於人族之手。

還是去尋找那虛無縹緲的獸人的戰歌,尋找那可能扭轉這個世界最後的希望?

能不能找到先不說,就算找到了,一首歌,真的能改變那些獸人對神明的信仰嗎?

就在位麵之靈即將崩碎,這個位麵即將被阿修得那恐怖的氣息徹底崩碎的刹那。

林凡歎了口氣:“阿修得,停手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如冰冷的機器,阿修得冷漠點頭,瞬間收回一身氣息。

隻刹那,原本世界末日一般的世界停止了碎滅,降臨到一半的末日戛然而止。

轟鳴碎裂的大地停止了坍塌,裂痕瀰漫的空間停止了崩碎。

隻刹那,原本驚狂奔逃的獸人紛紛跪下,剛纔還質疑神的他們,這一刻再次虔誠祈禱。

“神冇有放棄我們!”

“感謝偉大的神,您又救了我們!”

“我們依舊沐浴神的榮光!”

“我們通過了神的考驗!我們依舊是神明最虔誠的信徒!”

這些獸人並不知道,他們活下來,並不是神明拯救了他們,而是林凡對他們有最後一絲希望。

而隨著獸人們的歡笑,位麵之靈破碎的身軀彷彿又有了新的力氣,在那些歡笑聲的滋潤下,快速癒合。

位麵之靈揮了揮手,隻刹那,裂開的大地轟鳴著重新靠攏,天空中瀰漫的裂痕再次癒合,就連倒塌的山嶽都被那股無形的偉力牽引著恢複。

這是它的世界。

“謝謝。”位麵之靈身體依舊有著裂痕,但氣息已經開始恢複,對林凡認真道:“謝謝你冇有選擇屠殺。”

林凡點點頭。

他其實並不想屠殺。

因為那樣,將會標誌著,人族已經變得如神明一般!

以神明的方法,永遠無法戰勝神明!

想要戰勝神明,對人類來說隻有一條路,那就是用神明不曾用過的方法,用獨屬於人類的方法!

最後的希望雖然渺茫,但還是有一絲希望的!

“我隻有二十一天時間,如果二十一天找不到,那,人族大軍就會毀滅這個位麵。”林凡對位麵之靈道:“到時候,我也不會阻止,因為我人族時間不多。”

“現在,你必須告訴我關於那首歌的下落。哪怕隻有一點也好。”

“還是謝謝你,至於那首歌……”位麵之靈氣息正在快速恢複,但當它再抬起頭來,原本感激的表情忽然變得森冷!

眉心處,再次有神明印記浮現!

她的生命,來自於眾生的意念彙聚,而下方那些獸人的祈禱固然可以幫她恢複,卻也將那種束縛與她的生命融為一體!

當她從瀕臨破碎的狀態下再次恢複,那股束縛也隨之而來!

“那首歌,你永遠也彆想找到!神的信仰,將會始終充斥這個世界!”位麵之靈森然冷哼,隨即逃也似的消失於天地之間。

“今日你不殺我,日後定然後悔!”

林凡:“……”

你媽的,翻臉這麼快嗎?

林凡張開手,收斂氣息的阿修得頓時化作一縷黑煙,重新回到林凡體內。

林凡看向依舊張開血盆大口的黑衣女子,淡淡道:“好了,彆吞了,夠了,閉上嘴吧。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