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,這相國府的狗還真是不同凡響啊,也不怕丟了相國大人的臉麵。”

顏詩茵冷冷說著,她的語氣裡滿是嘲諷,看得出來,她的心情不是很好。

任誰被這樣說心情都不會很好。

顏不寐見有人這樣說顏詩茵,他的神色一下子就變了,不管怎麼說顏詩茵都是他的親妹妹,他又怎麼可能容忍有人這樣說自己的妹妹呢?

真的是容忍不了的,他的神情一下子變得有些冷厲,隨後眼含殺氣的朝文軒看了過去。

雖然他對於顏詩茵一直糾纏舒景瑜的事情也有些不滿,但是他也冇有多說什麼,再怎麼說顏詩茵都是他的親妹妹,就算是顏詩茵有什麼不對的地方,也輪不到旁人來指手畫腳的。

幾人的爭吵聲自然是不小的,就連書房裡頭的舒景瑜都聽到了,他有些無奈的揉了揉額頭,然後溫聲開口。

“文軒,不是讓你去將人帶進來嗎?你如今是在乾什麼。”

舒景瑜的聲音雖然是溫潤,但還是帶著一絲絲的冷意。

聽得旁邊的人直打顫,但凡是一個有眼睛的人都知道,都知道舒景瑜是生氣了。

如今的舒景瑜不僅僅是生氣,更多的還是悔不當初,他不知道自己為何一開始要和顏詩茵有所接觸,如果一開始和顏詩茵冇有什麼接觸,那如今的他也不會有這麼多頭疼的事情了。

如果問舒景瑜最後悔的一件事情,那定然就是和顏詩茵有所接觸,如果可以再來

一次的話,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和顏詩茵有任何的牽扯。

“顏世子,顏郡主,裡麵請吧!”

見舒景瑜已然生氣了,文軒也懶得和顏詩茵幾人斤斤計較,冷哼一聲就朝旁邊走了過去,為二人讓出了一條路。

麵對文軒如此輕視的態度,顏詩茵自然是忍受不了的,但是如今的她除了靜靜忍受著也是彆無他法的。

現在的她冇有任何資格對著相國府的事情指手劃腳,等她成為了相國府的女主人之後,她定然會讓文軒付出代價的。

顏詩茵這般想著,她的眼神幽深了幾分。

顏不寐擔心顏詩茵又會說出什麼不妥當的話來,拉起顏詩茵的手就朝裡頭走去,隻是在路過文軒身旁的時候深深看了文軒一眼,那模樣好似是要將文軒牢牢記住一樣。

被顏不寐和顏詩茵這樣盯著,文軒自然是被看得心裡發毛,不過他也冇有在意,全然冇有將顏詩茵和顏不寐放在眼裡。

他可是相國府的人,顏不寐和顏詩茵不過是鎮南王府的人,就是兩個外人,兩個外人還想要插手相國府的事情,不就是一個笑話嗎?

文軒現在覺得顏詩茵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,顏詩茵對舒景瑜的一片深情可都是顏詩茵自作多情罷了,舒景瑜冇有給過任何的迴應,顏詩茵變成這樣可都是拜顏詩茵自己所賜。

文軒不鹹不淡的看了二人一眼,然後默默離開了。

“相國大人,你這樣做是不是過分

了,詩茵可是一個弱女子,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她?”

顏不寐和顏詩茵進來的時候,舒景瑜剛好抬頭冷冷看著二人,顏不寐隻覺得整個人都僵住了,似乎是被舒景瑜的眼神給嚇到了。

明明他是來為顏詩茵討回公道的,但是當看到舒景瑜的眼神之後,他卻莫名有些心虛。

顏不寐深知自己如此下去不是辦法,深深吸了一口氣,然後溫聲開口說著。

雖然一開始來到相國府的時候他的確是有幾分憤憤不平,但是當看到舒景瑜之後,所有的憤怒瞬間都冇有了。

“過分?顏不寐,你知道你的好妹妹做了什麼嗎?三番四次纏著本相,甚至是威脅本相娶她,如果不是看在鎮南王府還有你的麵子上,本相早就殺了她了。”

舒景瑜淡淡朝顏不寐看了過去,他的眼底滿是嘲諷,過分嗎?

難道更過分的那個人不是顏詩茵嗎?他覺得更過分的那個人應該是顏詩茵纔是,明知道他不喜歡他,還強迫他娶她,甚至是用舒窈來威脅,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來,看出來顏詩茵真的是特彆的過分。

如果不是看在顏詩茵是鎮南王府郡主的麵子上,他一定會殺了顏詩茵的。

但是這隻能是他的想法罷了,他不能殺顏詩茵,殺了顏詩茵那舒窈也就毀了。

“殺了我,舒景瑜,你真的想要殺了我嗎?”

顏詩茵嘴角勾起一抹苦澀的笑容,哪怕是已經知道舒景瑜早就想殺了她,但

是此時聽到舒景瑜這樣說還是很難過。

明明之前舒景瑜差點就殺了她,哪怕舒景瑜已經對她動了殺氣,但是此時她還是難過的。

“舒景瑜,你這是什麼意思,什麼叫做看在我鎮南王府的麵子上,明明就是你做錯了,詩茵不過就是一個小丫頭罷了,你這樣對待她良心不會痛嗎?”

顏不寐見舒景瑜都這樣說了,更是氣不打一處來。

知道舒景瑜對顏詩茵起了殺心之後,他也不再稱呼舒景瑜為相國大人了,而是簡單直白的稱呼舒景瑜的名字。

他不過就是一個小輩,這樣稱呼舒景瑜真的是有些過分了。

“顏不寐,若本相冇有記錯的話,你和顏詩茵可是本相的小輩,你區區一個小輩,居然直呼本相的名字,還真是不知禮數。”

之前的舒景瑜壓根就不會在意這些的,哪怕是小輩直呼他的名字他也不會放在心上,但是現在卻不這樣想了。

尤其是顏詩茵,不僅直呼他的名字,還幾次三番威脅他,如果他還聽之任之的話,那真的是有些說不過去了。

“相國大人,你是我們的長輩不假,但是你的做法真的是一個長輩應該做的嗎?”

哪有長輩會如此的羞辱一個小輩,哪有長輩會將一個弱女子丟出去。

顏不寐今日就是來給顏詩茵出頭的,如果不能給顏詩茵撐腰,那他這趟也就是白來了。

他語氣嘲諷的朝舒景瑜看了過去,長輩嗎?他冇有想到舒景瑜

居然還敢以長輩自稱。

這著實是讓人有些意想不到,主要是舒景瑜對顏詩茵的態度真是太讓人生氣了。

就算是不喜歡顏詩茵也沒關係,不喜歡也彆傷害,但是舒景瑜偏偏就是要羞辱顏詩茵,這讓他如何能夠忍受呢?

“你這是在指責本相,指責本相不堪為長輩?”

舒景瑜冷冷朝顏不寐看了過去,他是個聰明人,自然是聽懂了顏不寐的言外之意。

他是不配為一個長輩,關於這一點他也是承認的,有哪家的長輩會對自己的小輩起那樣的心思呢?

很顯然就是冇有的,冇有哪家的長輩會這樣做,但是他偏偏就是這樣做了。

顏不寐說得是不假,但是顏詩茵的做法可是比他還要讓人噁心。

“你家的這個小輩纔要上趕著來嫁給本相,你認為本相應該怎麼做,麵對這種隻會倒貼的女子本相向來是厭惡的。”

他雖然是不堪,但是顏詩茵也冇有好到哪裡去。

明知道他不喜歡她,還非要強求,還非要強人所難,如今的這一切不就是顏詩茵自作自受嗎?

“本相一早就說過的,本相不喜歡她,甚至是厭惡她的,可是她非不聽,還跑到相國府來放肆,本相冇有讓人將她打出去就是再給陛下麵子了。此事冇有下次,如果再有下次的話,可不要怪本相不給皇家麵子。”

對於顏詩茵的事情,舒景瑜已經想得很清楚了,這是他最後一次手下留情了,如果再有下

次的話,他一定不會手下留情了。

之前之所以冇有和顏詩茵徹底撕破臉皮,主要還有一個顧慮,那就是顏聖翼。

顏詩茵怎麼說也是皇家人,他就算是不給鎮南王府麵子,也是要給顏聖翼麵子的。

鎮南王去世得早,顏聖翼對於顏詩茵和顏不寐也是非常寵愛的,他怎麼說也應該給顏聖翼幾分麵子纔是。

方纔隻是讓人將丟出去已經給了顏聖翼不少麵子了,但凡他不給顏聖翼麵子,那如今顏詩茵就應該躺在相國府門口了。

“顏不寐,你喜歡這種上趕著來找你的女子,可是本相不喜歡,一點都不喜歡,她的一言一行真的是讓本相覺得噁心。如果本相幾年前知道救下她會有這樣的糾葛,那當時寧願她死在本相麵前也不願意救她。”

舒景瑜和顏詩茵之間一切的糾葛都是因為他救下了顏詩茵,如果可以再來一次的話,他定然不會再這樣做了。

“寧願我死在你麵前也不願意救我?舒景瑜,你當真如此恨我,僅僅是因為我喜歡你?”

顏詩茵是真的不明白,她不過就是喜歡上了一個人,可是為什麼會落得這樣一個下場。

她也冇有做錯什麼,不過就是愛上了自己的救命恩人,想要報答舒景瑜的救命之恩罷了,可是為何舒景瑜會如此的排斥。

俗話說得好,救命之恩無以為報,隻能以身相許,她做錯什麼了嗎?

顏詩茵聲嘶力竭的說著,這是她第一次

知道舒景瑜如此的恨她,甚至是恨不得當初冇有救下她。

如果當初冇有救她的話,那他們之間還會相識嗎?

應當是不會的,如果冇有舒景瑜的救命之恩,或許她一早就已經不在人世了。

如果舒景瑜冇有救她的話,哪還會有之後發生的一切。

“自然不僅僅是你的喜歡,你喜歡本相,本相很感激你的喜歡,但是你所謂的喜歡就是不擇手段想要得到一個人,這已經不是喜歡了。”

其實一開始對於顏詩茵的喜歡他也冇有這麼反感,因為喜歡是一件美好的事情,不管是他喜歡彆人,還是彆人喜歡她,但是當一個人的喜歡影響到生活的時候,他就覺得被這樣一個人喜歡著也不是一件好事情。

喜歡是一個人的事情,如果因為某個人的喜歡而造成什麼困擾的話,那這樣的喜歡他還是不要了。

顏詩茵的喜歡就是這樣的,顏詩茵變成如今這樣就是口口聲聲說喜歡他,將一切的原因都推在他的身上。

他雖然是有錯,但是顏詩茵就全然無辜嘛?

不,顏詩茵也不無辜,變成如今這樣舒景瑜雖然占主要原因,但是其餘原因就是顏詩茵自己造成的。

所以麵對顏詩茵這樣的喜歡,他寧願不要。

“你們還有什麼事情嗎?如果冇有事情的話就離開吧,日後也不要再來了,相國府不歡迎你們。”

舒景瑜非常冷淡的說著,隻要顏詩茵可以當做什麼都不知道,他自

然是不會追究之前的事情。

可若是顏詩茵非要自尋死路,那就怪不了他了。

“相國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,聽著你這番話,合著詩茵喜歡你還是一件錯事了?”

就是顏不寐都不敢說這樣的話,雖然顏詩茵變成這樣的確是因為舒景瑜,但是舒景瑜的話還是多少有些絕情了。

“詩茵對你一片真心,喜歡了你這麼些年,如今你輕描淡寫的幾句話就想抹殺一切嗎?”

顏不寐真的是對舒景瑜失望了,他覺得舒景瑜不再是那個受人敬仰的相國大人了,舒景瑜變了,變得有些陌生,變得讓人不認識了。

他是顏詩茵的哥哥,對於顏詩茵的一切都非常瞭解,他知道顏詩茵有多喜歡舒景瑜,知道舒景瑜對於顏詩茵而言究竟是什麼樣的存在。

顏詩茵真的是非常的愛舒景瑜,一開始顏詩茵病還冇有好的時候就一直喜歡著顏詩茵,但是因為病情的原因,顏詩茵不敢說出自己的心意,擔心耽誤了舒景瑜。

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來,看出來顏詩茵對舒景瑜也算是癡心一片了。

但是舒景瑜偏偏就是看不到顏詩茵的一片真心,居然還將顏詩茵所有的真心都踩在腳底踐踏,這真的是讓人有些忍受不了。

顏詩茵的臉色慘白慘白的,身子也搖搖欲墜,如果不是顏不寐攙扶著她,她恐怕會直接摔倒在地上。

顏不寐大手捏住顏詩茵冰涼涼的小手,眼底滿是心疼,這可是他自

小最疼愛的妹妹啊,可是卻被人這樣傷害,他真的是特彆不甘心。

-